王中雕塑創作評析

王中雕塑創作評析



    王中雕塑創作評析,王中的雕塑創作有一段不平常的歷程,他從學院主義走到現代主義,再從現實主義走到今天的階段,對于他當前的創作我們很難用一種定性的風格來概括,因為他走出了學院主義,也走出了現代主義。王中的藝術是在實踐中發展起來的,他是在作為社會實踐的藝術活動中,隨著生活觀念的變化而導致自身藝術的發展。因此,他的作品雖然具有強烈的形式感,但滲透在其中的人文精神與社會意識卻超越了形式。
王中雕塑創作評析
  王中有著堅實的現實主義造型功力,憑借這個基礎,他在公共空間的創作中取得了突出成就。雖然我們很難把他在公共空間創作的作品與其目前的風格聯系起來,但至少使我們看到了他的早期創作活動對其后來的影響。首先是城市的概念,公共空間的創作使他與城市密切相聯,這不僅直接影響他的視覺經驗,而且也影響他對于工業文明的觀念。其次,在公共空間的創作中,他一直堅持探索個人風格,將建筑的觀念吸收到創作中。
  王中的主題性創作首先與建筑和環境有關,他從城市的變遷與文明的沖撞中探討人與歷史、文化和環境的關系。其作品《老北京系列》,在對現實的關注與切身的體驗中來組織題材和開掘主題。作品沒有采取一般的現實主義樣式,他吸收了裝置(環境)藝術的成分,將具象的雕塑(老北京人的形象)與拆遷后的廢墟組合在一起,明確而深刻地揭示了主題。
  “老北京”在作品中以雙重的形象顯示出來,即老北京的房子和老北京人,兩者在材料上有一種互換關系,作為“現成品”的廢墟將被消除,而用金屬材料制作的人物卻會永久存在。利用公共空間(即使不是長久存在)作為作品的展示方式,他有效地利用這種環境表達了當代社會的重大課題,即人與文明的沖突。城市的興起總是以破壞舊有的生存方式為代價,人們在失去傳統的生存家園的同時,也失去了精神生存的家園。《老北京系列》在材料的選擇上似乎還有更深的含義,環境是自然形態,是泥土構成的斷壁殘垣;人物則是金屬材料,這種逆向的對比關系正是象征著失去的自然環境,而人則被工業文明所物化。
  王中說:“我相信有一種精神性的東西存在著,我希望我的作品能暗示或引申到作品以外的某些內在性內涵,所以我做作品總有一種無法擺脫的沉重感。”現實的命題經過形式的轉化使形式承載超越視覺的精神意義。王中實現了兩種抽象,一是主題的抽象,一是形式的抽象,而兩種抽象都同時指示著現實關懷與終極關懷的統一。
  在他的作品《生命》中,現實的描述被隱藏起來,但那種“內在性內涵”則來自對現實的反思,并通過形式的轉換獲得強烈的效果。這件以鍛銅和鐵板焊接構成的作品有一種視覺上的張力,兩塊鐵板把一個人的剪影分為兩半,中間的鐵板上則托著一個鍛銅的嬰兒。這種嚴格對稱的結構有一種沉重的壓力感,這種壓力既來自形式的張力,也來自形象的聯想。兩塊沉重的鐵板似乎對弱小的嬰兒形成不可抗拒的擠壓的力量。形式的張力與主題的聯想正是作品的意義設定:物化的人與自然的人之間的沖突,而且前者是后者的注定歸宿。形式不是孤立地存在,隱喻的象征與現代雕塑語言、結構、空間、材料等融為一體,使形式同時成為文化與精神的載體。
  王中的作品運用現代雕塑的語言表達了后工業化時代的主題,這不僅在他的藝術發展中是一個重要突破,同時也是中國當代雕塑的一個范例。當代藝術的精神性是以當代為背景,以當代經驗和實踐為基礎對當代問題的思考和表現,形式的表現力必須凝聚在這些因素之中。在他的作品《軀殼》中,用螺栓把不銹鋼與鍛銅拴接起來的人形猶如古埃及的雕塑,有一種正面律的莊嚴感,而支撐著這種莊嚴的則是一根鏈條。
  人類的偉大正是在于無限的創造力,而無限制的發展也可能使人類變得前所未有的脆弱,這種悖論就像人類的偉大與束縛它的鏈條一樣。充滿想象力的構思與深刻的現實思考結合在一起,使形式具有了生命,也實現了精神對形式的超越。
 
    Copyright © 鄭州甜橙攝影服務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豫ICP備15001849號-3




15137170318
18003852424

赌场德州扑克电子游戏